• 2013-09-16 星期一
  • 站内查询 |
  •  
  •  
今日天气:9月16日 晴转多云  22℃/31℃  东北风3-4级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审判研究 > 案例评析
关闭本页打印本页
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借款实际交付的举证责任如何承担
作者:嘉善县人民法院        发布日期:2011-08-09    点击数:1861

杨亚芬诉浙江一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民间借贷纠纷案

——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借款实际交付的举证责任如何承担

 


【裁判要旨】

民间借贷纠纷的贷款人往往仅凭借条来主张自己的债权,在借款人对此债权是否存在、以及具体数额有合理而充分的异议时,应由贷款人对所借款项交付情况及交付数额承担举证责任。如贷款人不能证明,则应承担相应不利的法律后果。

【案例索引】

一审: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台民三初字第91号(2009831)。

二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09)浙商外终字第81号(2010421)。

【案情】

原告:杨亚芬。

被告:浙江一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鼎公司)。

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6年至2007年期间,一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孝国经案外人陈幸福介绍,陆续向杨亚芬借款。20069132007212日间,杨亚芬通过宁波市鄞州钟公庙龙达建材经营部(以下简称龙达建材经营部)开立在宁波市商业银行的账号分十次共汇入一鼎公司开立在台州市商业银行的账号人民币1760.78万元(十笔分别为:200691350万元;2006929100万元和400万元;20061014325万元;20061018290万元;20061023140万元;20071599.98万元;200713060万元;2007210200万元;200721295.8万元)。2007312,一鼎公司汇入龙达建材经营部人民币100万元用于还款。2007111,一鼎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孝国向杨亚芬出具了借条两张,分别载明:“今向杨亚芬借人民币壹仟叁佰壹拾伍万叁仟捌佰元正。借款人:王孝国(浙江一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印鉴),2007111”和“今借到杨亚芬人民币伍仟陆佰陆拾贰万捌仟元整。借款人:王孝国(浙江一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印鉴),2007111”。此后,杨亚芬多次要求一鼎公司归还借款未果。

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另查明,龙达建材经营部成立于20051226,并于200888歇业。其经营范围为:建筑装潢材料、日用杂品的零售。其业主王飞龙系杨亚芬丈夫。

【审判】

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关于本案所讼争借款的本金数额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规定,民间借贷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因此,本案杨亚芬与一鼎公司之间的借款合同自杨亚芬提供借款时生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第一款规定,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故对本案民间借贷合同的生效,应由杨亚芬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杨亚芬诉称一鼎公司借款为6978.18万元,而一鼎公司在庭审中只承认借到1760.78万元。对于1760.78万元借款本金,不但一鼎公司承认而且有杨亚芬提供的银行汇款凭证和一鼎公司的银行对账单为据,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对于其余的5217.4万元大额借款均通过现金交付的事实仅有两张借条和杨亚芬本人的陈述为证,并没有其他证据加以印证,而且杨亚芬的陈述存在以下疑点:第一,在当前银行汇款比现金交易更便捷和安全,且杨亚芬曾分十次其中最少一次为50万元均通过银行汇款的情况下,却将5217.4万元的大额借款分十五次最多一次达六、七百万元通过现金直接交付给王孝国;第二,杨亚芬陈述每次借款前将少则二、三百万元多则六、七百万元的现金提前几天准备好放在家里,由王孝国一人亲自从台州驾车至宁波提走现金;第三,杨亚芬描述六、七百万元大额现金交付的情形时,以大概三、四个编织袋装的模糊语言作答;第四,由杨亚芬保管的作为汇款重要依据的两张汇款凭证和电汇申请书的日期被涂改;第五,杨亚芬陈述两张借条系双方对前期借款本息进行结算后重新出具的借条,但又无法详细说明结算的依据;第六,杨亚芬陈述同一天出具两张借条的目的是分两次归还,但这两张借条上均未注明还款日期而且借款数额均未精确到万元。对于上述疑点,杨亚芬均未能作出合理解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民间借贷合同,属实践性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本案一鼎公司虽然并未否认借条上签名的真实性,但对收到5217.4万元的事实予以否定,杨亚芬应提供相应的其他证据对借款已交付事实予以佐证。因杨亚芬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已通过现金方式交付了5217.4万元大额借款的事实,故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综上,根据现有证据,原审法院认定一鼎公司向杨亚芬借款人民币1760.78万元。一鼎公司至今尚欠杨亚芬1660.78万元未还,由于双方对还款期限未作明确约定,杨亚芬可以随时要求一鼎公司履行债务。现杨亚芬起诉要求一鼎公司归还该部分借款,理由正当,应予支持。据此判决:一、由一鼎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归还杨亚芬借款本金人民币1660.78万元及利息;二、驳回杨亚芬对一鼎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诉人杨亚芬上诉称:一、一审法院的判决与本案事实不符。20068月至200711月,杨亚芬经陈幸福介绍认识王孝国后,通过银行转帐及现金交付,共借款给一鼎公司近柒千余万元。二、本案证据充分,一鼎公司应当归还6978.18万元借款。杨亚芬已经提交两份借条,载明借款总额为6978.18万元,足以证明杨亚芬已经将借款交付一鼎公司。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改判一鼎公司向杨亚芬返还借款6978.18万元及利息。

被上诉人一鼎公司答辩称:一、从2006913200712月,杨亚芬分十次汇入一鼎公司帐户1760.78万元。2007111,杨亚芬带领陈幸福等两人,强迫王孝国在违背自己真实意思的情况下,书写了两张借条。5662.8万元是高利部分,不是借款,也不是王孝国的真实意思表示。二、按杨亚芬一审陈述,其将5217.4万元的大额现金交给王孝国,王孝国独自一人从台州到宁波提取。但是,杨亚芬陈述现金交付的事实、时间等用语模糊。上述事实表明,杨亚芬的陈述并不真实,根本没有将5217.4万元的现金交给王孝国,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正确。三、对本案的审理,一审法院相当的慎重和重视,一鼎公司对原判亦表示认可。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二审开庭审理时,双方当事人均无证据提交。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因杨亚芬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已通过现金方式交付了5217.4万元大额借款的事实,故杨亚芬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据此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系杨亚芬是否能证明其实际交付了涉案大额借款,这也是我省民间借贷案件审理中经常遇到的一个棘手问题,对于该问题的分析主要分为以下两方面:

一、民间借贷系实践性合同

我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由此可见,不同于金融性借款合同的诺成性,民间借贷属于实践性合同,款项的实际交付系此类借款合同的生效要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规定:“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在发生纠纷时,贷款人欲主张自己的权利,除证明双方的借款合意之外,尚需证明该款项已经实际交付的事实,这样才能形成一个有效的借款债权。

虽然民间借贷需实际交付所借款项才生效,但现实中,双方一般只签署一张借条,借款人并不会对收到款项向贷款人另行再出具收条。因此,借条便同时承担着证明双方借款合意以及借款人收到款项的作用。如果没有相反证据,那么一般可以认为贷款人完成了自己的举证责任,其对于借款债权的主张应予支持。

二、贷款人对于款项已实际交付负举证责任

在借款人对贷款人是否交付借款或具体交付数额存有异议,而且该异议合理且充分的话,对于该实际交付的事实仍需其他证据另行证明。这里的合理且充分的异议一般为:大笔借款的转账单证不存在、现金交付的具体事实不清楚等。那么贷款人必须对实际交付款项的时间、地点、方式和批次等进一步举证,可以通过银行汇款单、当事人证人证言来证明。如果贷款人不能证明,法院则认定该借款合同欠缺交付要件,未能生效,对贷款人的返还本金与利息的主张自然也不能支持。

具体到本案中,对于本案大额现金交付的借贷行为,杨亚芬仅凭借条起诉而未提供付款凭证,债务人一鼎公司又对款项交付提出了合理异议,故出借人杨亚芬应当就其与一鼎公司存在5000余万元大额现金借贷关系及双方借贷发生的时间、款项交付情况等事实继续举证。只有在杨亚芬对本案现金交付的相关情况予以说明,得到合理解释,并且举证能够形成较完整的证据链,达到令人确信的程度,其请求权才能依法得到支持。本案两张借条均未写明利息及还款日期,且借款数额均未精确到万元尚有零头。对此,杨亚芬陈述两张借条系双方对前期借款本息进行结算后重新出具的借条,一鼎公司同一天出具两张借条的目的是分两次归还,但杨亚芬不能提供前期相关借条的复印件或者有关账目情况,也无法说清结算的依据。而且,杨亚芬与一鼎公司之间此前并没有经济往来,缺乏巨额现金借款的信用基础,杨亚芬主张将5000余万元巨额现金出借给一鼎公司,既无相关交付凭证,又无相关担保,杨亚芬未能作出合理解释。杨亚芬陈述每次将数百万元现金装在编织袋内交付一鼎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孝国,但没有他人能够证明该款项的交付过程。在当前银行汇款比现金交易更为便捷和安全的情况下,杨亚芬与一鼎公司之间大额借款的交付不通过银行转帐行为实现,也有违日常交易规则。而且,双方已认可的1760.78万元借款均通过银行汇款且最少一次仅为50万元,一鼎公司已经归还的100万元借款亦为银行汇付,杨亚芬现主张将5217.4万元借款分十五次最多一次达六、七百万元通过现金直接交付给王孝国,既未说明为何采取现金交付方式而不通过银行汇付,又无法对现金交付相关细节及每次交付数额清楚说明,难以令人信服。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及第五条的规定,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一鼎公司虽然并未否认借条的形式真实性,但对收到5217.4万元现金借款的事实予以否定,杨亚芬应提供相应的其他证据对借款已交付事实予以佐证。因杨亚芬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已通过现金方式交付了5217.4万元大额借款的事实,故杨亚芬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即该借款合同未生效,一鼎公司对该笔本金和利息不负返还义务。

编写人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Copyright ©2012 浙江省嘉善县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85692号
技术支持:浙江创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