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9-16 星期一
  • 站内查询 |
  •  
  •  
今日天气:9月16日 晴转多云  22℃/31℃  东北风3-4级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新闻播报 > 案件快讯
关闭本页打印本页
工资不到两千,大半用来还债
作者:潘子菁 郑斌    来源:钱江晚报    发布日期:2013-03-13    点击数:192

    三年前,40岁的丈夫没留下什么话,扔下儿子和老人,“人间蒸发”了。一个月后,没等来丈夫,却等来一张张法院的传票。原来,丈夫因牵涉借高利贷,欠下一屁股债后跑了。

  原本只是一个农村妇女的她,开始了在服装厂打工赚钱养家的日子。

  债都是丈夫借的,她本不用负责。可有一次,她发现有个债主家也陷入困境,于是又咬了咬牙,从每个月不到2000的工资里,拿出1000元还债。

  到这个3月,她终于还清了这个债主的28000元欠款。

丈夫欠债“人间蒸发”

老婆接连不断收到法院传票

  嘉善人徐女士和丈夫冯某结婚十多年了。

  她只知道,老公一直在做木胶板生意的,却不知道,前些年经营不善,老公的生意每况愈下。她更不知道,老公还牵涉进了债务担保,最终他成了催债对象。

  冯某被逼烦了,在2009年年底突然“人间蒸发”。

  他的消失,让之前和他有生意往来的人都紧张了。几次寻人无果,这些曾给他供货的债主们急了,拿着冯某当初的货款欠条,向当地法院提起了诉讼。

  丈夫的突然消失,对徐女士而言太突然了,没给家里留一句话。

  徐女士是典型的农村妇女,对冯某外面的生意从不过问。一批批债主上门要钱,大呼小叫,让她交出老公。老实的她哪见过这种场面,把丈夫能去的地方统统找了个遍,可毫无消息。

  丈夫消失一个多月后,家里开始收到一张张法院传票,最终判下来,丈夫身背十多万元债务。

  顶梁柱塌了,儿子正在上中学,还有老人要养,这个家得维持。她的选择,是强撑起来。

  徐女士进了一家服装厂上班,一下班就回家做饭做家务,直到夜深人静时才敢偷偷抹泪。

债主家的日子过得不容易

她挤出一半工资按月还钱

  服装厂的工资不到2000元,除去一家老小的开销,已所剩无几。真要徐女士代替老公还钱,她也没什么能力。

  况且,办这些案子的法官告诉记者,这些债主起诉的,都是冯某一个人,加上无法明确钱用到哪里去了,徐女士又从不过问丈夫的生意,所以无法确定这些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有。

  既然无法确定是夫妻共有的债务,那也就意味着徐女士和这些债务无关,她没义务还钱。

  但徐女士却没有一推了之,因为她记得一个姓张的债主,这个张师傅曾给冯某供应木材,还有28000元货款没结,小本生意一下被卡住了,再加上家中有人生病,老张急得焦头烂额。

  “法官说老公的债,我没义务还,但债主有难处,我不能不管。”徐女士考虑了很久,决定还钱。“张师傅家日子很苦,还欠着这样的债,我心里过意不去!”

  “我这里实在没钱,能不能每月从我工资里扣1000元,直到还清为止?”徐女士和张师傅商量。

  徐女士从此开始还债,除了照顾一家老小,还要起早贪黑在服装厂加班加点。

  本来工资就不到2000,再减掉这1000元,他们家的生活费捉襟见肘可想而知。但无论多难,徐女士每月都按期把1000元交到法院。

  今年3月,她终于把欠张师傅的28000元还清了。

  “徐女士这样的女人真的很少,我接触的案子,很多夫妻都为了财产闹来闹去,甚至为了躲债离婚分手,像她这样咬牙坚持的,真难得。”承办法官说,这三年下来,徐女士都老了很多,真是不容易。

编辑:嘉善县人民法院
Copyright ©2012 浙江省嘉善县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85692号
技术支持:浙江创智科技有限公司